当前位置:
首页
> 税收宣传 > 地税文化
 
 
我们的节日---春节 海阳地税局 姜玲红《候 年》

2017-10-10 15:24:42 字体:【

候 年

海阳市地税局姜玲红

  在农村,进入腊月门,年就近了。每家每户都开始陆续置办年货。过了小年,便是除尘打扫的日子,人人为了过一个干净富足的年卯足了劲。

  老春头已是古稀之年,老伴因病走了,四个儿女都在外工作,平日里就一个人守着几间瓦房,常年和电视为伴,颇为清冷。偶尔他也会到街头坐坐,但不过一袋烟功夫,肩头还没被冬日暖阳晒热,就又回家看电视去了。眼看着快过小年了,老春头反而一反常态地开始常驻街头了,每天吃过饭就提个马扎到通往村外的大路,找个挡风而光照又好的墙角,坐在那里,盯着进出村的车辆和路人,有过来搭讪的,就聊几句,没人的时候,那眼光,巴巴的盯着那条路,就好像会有金条滋生出来一样。

  又一日,是晌午后了,几个老人跟老春头凑一起,其中一老问:“老春头,年货备了?”

  老春头:“备了!”

  一老:“备了啥?”

  老春头:“年糕。”

  另一老:“光备了年糕?”

  老春头:“是啊,年年高么!”

  又一老:“过年只就高(糕)啊?”

  “嗯。其他的孩子们就准备了。” 老春头不无得意地说。

  群老:“哦~,还是老春头有福。”“儿女都在外挣钱。”“啥也不用操心。”“稀罕啊~”“福气啊~”……大家七嘴八舌地赞叹仿佛一朵朵花儿在老春头心里绽放。

  “灰扫了?”一老问。农村人的习俗,过年前大扫除称“扫灰”。

  老春头:“还没。”

  “没你还天天蹲街头?!”这老惊讶道。

  “是啊,你不早早收拾干净等孩子们回来过年么?”另一老附和着。

  老春头:“忙急什么!一个人干没劲,等他们都回来了,一起拾掇,也快。”

  ……

  又等了几日,直到腊月二十九,街头没了老春头的影子。乡邻开始在街门和堂屋门上贴红对联了,老春头的街门上还是空的,但是门前却陆续停上了车,下车的人提着或抱着东西一趟又一趟。二十九晚,老春头家里热了起来,玻璃窗上哈了层层雾气,屋里炕上儿子们陪他喝着小酒儿聊着天儿,灶间儿媳们边忙活边说着些家长里短,院内孙子孙女嬉闹着,老春头坐在炕上那叫个滋润啊:看着儿子们眯眼笑;瞅瞅儿媳妇们呵呵笑;盯着孙子孙女是哈哈笑,还不时佯怒一下:“你们慢点,别摔了!”然后又嘿嘿的偷笑了起来……

  大年三十这天,家里就更热闹了,拖地的、粘灰的、重新摆放家具的、准备碟子碗的、宰鸡杀鸭洗鱼剁肉准备年夜饭的、贴对联贴窗花的、不时点个小鞭吓你一大跳的,而老春头,披着儿子给买的皮羽绒,一手掐腰,一手指点着这里这里**,然后换另一手掐腰,另一手指点那里那里**,真不亚于战场上的将军,嘴巴一直向上咧着,也不管脸上的褶子是否又多了几条。老春头心里偷偷感叹着:“要是天天过年,那该多好!”

  是啊,天天过年,儿女都在身边,老人也不用留守了。

                                                                              于2017年春节



打印此页】【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