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税收宣传 > 地税文化
 
 
我们的节日---春节 栖霞地税局 刘鹏飞《年三十与姥爷的激烈斗争》

2017-10-10 15:26:29 字体:【

  年三十与姥爷的激烈斗争

  栖霞市地方税务局刘鹏飞

  鸡年这个年三十,别人家都在放烟花吃饺子,可我就跟姥爷“斗”上了,吵得不可开交。

  姥爷属小龙,过了年八十九高龄,是家里的最大功臣,也是全家人的“老宝贝”。家里聚餐,饭桌上总是少不了姥爷的故事。姥爷孝顺,几个兄弟参军南征北战,十一二岁姥爷就接过家里重担,守着太姥姥尽孝,伺候老人熨熨帖帖。姥爷有本事,识字断文懂算账,办过油坊开过饭店,是远近闻名的能人,解放后胶东政府多次邀请姥爷脱产工作,姥爷都因为家里有老母亲谢绝了,留在村里当了几十年书记。性格直爽的大姨,总是回忆六十年代困难时期,村旁新建了庵里水库水源丰富,姥爷奇思妙想从长沙的弟弟那儿弄来了大米种子开垦了一片水田,让全村人每家都能分到百十斤米填饱肚子。沉稳内敛的二姨则总是感激姥爷再穷也要让孩子读书的观念,兄弟姐妹五个全部读书识字,走出了农村,成为军人教师医生,在老家人人羡慕。至于姥爷对我更是恩同再造,十七年前,我还是个十岁的孩童,父母先后出了车祸,当时父亲去世,母亲生活无法自理,年幼的我孤苦无依。是七十多岁的姥爷和舅姨们照料了母亲和我,为我撑起了一个家。对于我而言,相依为命一起生活了十七年的姥爷就是世界上最伟大的人,也是这个世上最最伟大的姥爷。

  那这么棒的姥爷,为什么会跟我 “斗”起来呢?因为这个鸡年,那个做事井井有条的姥爷不见了,本该祥和愉悦的春节都让姥爷搅黄了!事情要追溯到过年前两天,姥爷自己掌控的小保险柜坏了后,把所有的存单财物转移到了自己的小屋藏好,这个年就没安生:年三十早晨刚起床,就看到姥爷翻箱倒柜,我也没有在意,想着是件小事情;晚上春节联欢晚会,平时节俭到一直关灯看电视的姥爷破例开了灯,没想到又开始翻抽屉,精彩的晚会都顾不上了!软磨硬泡之下姥爷终于告诉我他的存单全丢了,还有村里才发的工资,我们儿辈孙辈孝敬他的钱,以及原本给孩子们准备的压岁钱都离奇消失了!

  陪姥爷一起把屋子翻了个底朝天,正巧听到晚会在播高晓攀尤宪超的相声《姥说》,我就打趣姥爷:“姥爷您听,这节目在说你和姥姥呢!我小时候闯了祸你们是‘呼噜呼噜毛儿,吓不着’还是‘啪啪啪啪’呀?”

  姥爷停下了翻抽屉的动作,没有回应,雪白的眉毛在昏黄的灯光下跳动着。气氛越来越凝重,过了良久姥爷蹦出一句:“钱是你偷得,今天就你进了我的屋。”

  我怔住了,从来没觉得姥爷这样陌生。男儿有泪不轻弹,但当时真的觉得哭都无法发泄心里愤懑的心情。我激烈的大吵大叫,说姥爷毫无证据血口喷人。姥爷时不时蹦出几句“你这个小偷”“混账”“连老人的钱都不放过”。急于洗刷自己的冤屈,大年三十夜里我就打电话把大姨和二姨喊来证明自己的清白。

  大姨先到,来了后先安慰了姥爷,然后说我一直老实,不是偷钱的孩子,钱肯定是忘在哪慢慢找就好。没想到姥爷一句话挤兑死了大姨:“这个年你也没少在我面前晃悠,存单说不定就是你拿走的。”大姨不但没解释清楚,反而同样沦为偷钱的嫌疑犯,急脾气大姨这下炸锅了,加入了我和姥爷的战团,现在更乱了!

  场面混乱不堪的时候,足智多谋的二姨终于赶到了,一句话就缓和了场面:“爹,您先放心,钱一分少不了,存单没到期,银行规定你本人到场才能取,过几天我陪您挂失;至于现金你怀疑是小飞拿了,确实有这个可能,一会让小飞补给你,假如这几天能找出来你再给他。”姥爷这下总算坐住了,呼哧呼哧的喘气。二姨把情绪仍然激动的大姨和我拖到另一屋,教育我:“你跟姥爷吵吵啥?你这么不懂事吗?你没发现姥爷现在老了吗?糊涂了吗?老人就和孩子一样,顺着哄就好了,跟姥爷较什么真呢?”

  我愣了,姥爷老了?姥爷糊涂了?姥爷不一直都是我坚强的大树吗?我慢慢的回忆,脑中出现了一幕幕画面:这个冬天,姥爷因为腿痛难忍,放弃了上街遛弯的习惯,几十天没有跟老哥们一起聊家常;这个冬天,我下班到家晚,姥爷自己热饭的时候,甚至都站不起来,扶着墙才能走路;这个冬天,我给姥爷搓背的时候,姥爷瘦削的越发厉害,曾经的那个结实的汉子,现在已经弱不禁风;这个冬天,跟姥爷说的事他忘的特别的快,上午接的电话,下午就什么都记不得了……

  是啊,我亲爱的姥爷八十九了,像一颗树,被岁月凋零了光泽的树叶,变得那么的苍老,不再是十七年前那个挺拔坚毅的样子。这一辈子,姥爷没一天为自己而活,为了母亲,为了妻子,为了儿女,后来又为了我,日日夜夜的辛劳,掏空了自己的一切,相比于姥爷,我这点委屈算什么呢!

  二姨又开口了:“姥爷是什么样子的人你不了解吗?不舍得看电视,不舍得开灯,不舍得烧煤气,只要自己能动弹,从来都是自己劈木头烧。这些年你母亲的工资他都给你攒着,一分钱舍不得花,最后清清楚楚的交给了你,他是爱钱不要亲情的人吗?老人辛辛苦苦一辈子自己存了点养老钱,想着哪天病了用自己的钱不连累子女,现在丢了难免难过,咱们做晚辈的赔个笑脸好好给找就好,以后别跟姥爷吵架了!”

  泪水早就糊满了脸,我心里百感交集,又急又燥又特别的难过,冲到姥爷屋里就跪在了他面前:“姥爷我错了!姥爷我再也不跟您顶嘴了,钱就在这个屋里,咱们慢慢找!”

  当天晚上,我们成功找出来在破手套里塞着的两张卡,以及抽屉角落四五层手绢包着的一千五百块钱。我留心到,一千五百块钱找到的时候,姥爷浑浊的眼里也沁出了泪珠。我知道姥爷不是为了找到钱开心的流泪,而是为刚才委屈了我而自责,想到这儿,我心里更是说不出的难受,为跟姥爷的斗争后悔……这是与姥爷最激烈的一次斗争,也一定是最后一次了,我发誓!

  后面几天,从初一到初三,虽然还是很多钱没找到,但是家里恢复了和平。全家人在姥爷屋里找钱仿佛成了一个“淘金”游戏,每次找到一笔藏的隐蔽的存单,都会引来欢笑一片,连六岁的小外甥都有所斩获,从床底搜出一个小布包向姥爷邀功请赏,收获了大大的红包。初四到初六,我们也没闲着,带姥爷补了两张银行卡,回老家镇上银行补了几张存折,没有人嫌弃“老糊涂”姥爷,反而找到了与姥爷相处的新模式,一家人重新其乐融融的过了年。至于最后也没找到的七百块现金,大姨偷偷藏了七张一百元,偷偷在姥爷面前“不小心发现”,结果被姥爷无情拆穿“丢的都是五十的”,然后到了第二天又被我放了新准备的一沓五十元“意外发现”,填上了这个窟窿,然后请锁匠上门重新给姥爷修好了保险柜,春节失窃记由此告一段落,得到了圆满的解决!

  事情过了几天了,每每想起都哑然失笑,于是提笔记了下来,我想这应该是最刻骨铭心的一个年了,因为满满的都是亲情的味道。老人的话不能较真,因为他们就像个老顽童,我们这些孩子反而长大成人,要哄着姥爷了;老人的事不能拖,因为老人生活太单调,即使只是保险柜坏了这样的小事情,子女拖几天也会给他造成极大的困扰;老人念叨不要烦,姥爷很多事情都已经心有余而力不足,退回年轻的时候,他一定替你遮风挡雨而不是只能挂在嘴上;子欲养而亲不待,唯有尽孝不能等。有了家才有了年,有了老人,这才是个完整的家呀。

  以后的一年又一年,都不会有这样的斗争了。要是再跟姥爷出现生活上的小争执,我早早缴枪认输,这是我爱姥爷的特别方式。



打印此页】【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