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税收宣传 > 地税文化
 
 
我们的节日--春节 莱阳地税王芹花《母亲的年夜饭》

2017-07-07 12:18:23 字体:【

母亲的年夜饭

  生于日照,嫁到淄博,生活在烟台,三家三地,不算很远的距离,年俗上却有很大的差别。在我看来,过年的习俗因地而异,而年夜饭,则是因人而异。因为做年夜饭的母亲不同,赋予年夜饭的意义也自然不同。

  都说远嫁的女儿是父母丢失的孩子,想来已有五年的时间没有和父母一起吃过年夜饭了。可每到过年,总是怀念起母亲的味道和她寄托在年夜饭里的对新年的憧憬。

  老家的年夜饭是在除夕夜里吃的。大年三十下午,家里的男性去上坟祭祖,女人们便开始准备年夜饭的食材了。吃过晚饭,春晚开始,母亲也支好了面桌,开始包水饺了。过年吃的水饺母亲定会包成元宝的形状,放在高粱秆做成的盖垫上,一排排摆放整齐。最后用包水饺剩下的面切成长条,轻轻地放到水饺上,母亲说那是钱串儿,零钱只有用钱串穿起来,才是自己攒下来的钱。很小的时候,母亲是不让我们参与包水饺的,她说我们摆放不够整齐,如果水饺歪歪扭扭,不在一条线上,预示着来年赚的钱也都是来路不正。“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母亲虽然没有上过学,却总能在生活的方方面面渗透到做人的道理。

  快到十二点了,新年的钟声敲响之前,母亲已经将菜肴端上了桌。年夜饭的菜肴,母亲做得及其讲究,有几样是必不可少的:和菜,取和气生财之意,做法很简单,胡萝卜用菜铳擦成丝后用热水焯,捞出沥干水分,可准备很多放在盆里,每次吃的时候,只需用蒜泥调味料凉拌,加入提前泡好的粉丝。当粉丝与胡萝卜丝纠缠在一起,看上去一团和气,吃起来也是清新可口。芹菜,虽然稀松平常,年夜饭上,她被母亲赋予自己的内涵——勤财,勤劳方能致富,这是农村里代代相传的真理。豆腐,兜福,包住福气,刚出锅的热豆腐,不需要深入加工,只需用刀切成小块,蘸蒜泥吃。福,也是所有中国人对生命历程的完美追求,小孩子一出生,周围人都会说“这孩子,一看就有福”。可是何为“福”?母亲曾经说过,福不是腰缠万贯,是源自内心的满足。最后一道当然是鱼了,辛苦了一年,谁都希望家里开销最少,剩下的最多,年年有余,日子才能越过越好。

  此时,锅里正烧着热水,这是等新年的钟声敲响时煮饺子用的。灶里烧的是豆秆。“烧豆秆儿,出秀才,芝麻秆儿,出大官儿”,母亲每年都会说这句话。家里没有种过芝麻,没有芝麻秆,最主要的是,我们能不能当大官儿,父母从不奢望。但是对于学习,对我们姊们三个,他们寄予了很高的期望。学历不高的父亲和没有上过学的母亲依然坚信知识改变命运,这也是他们吃苦耐劳坚持供我们三个上学的原因。干燥的豆秆在灶里噼里啪啦得响,新年的钟声即将敲响,母亲将水饺倒进沸腾的水里。过了一会儿,水饺煮熟了,母亲先捞出几小碗,放在椽盘上,连同已经被提前折好的烧纸,带上筷子端到院子里供养。父亲则已经用长杆挑起了鞭炮,新年的钟声刚过,鞭炮被点燃,烧纸也被点着,母亲从每个碗里用筷子夹一点水饺放到燃烧的纸边,嘴里说着希望之类的话,至于具体是什么,我们都不得而知。只是远远的看着。但是,可以猜想,那些希望应该全部与她的孩子有关。

  剩下的水饺被端回来,“吃仙姑剩儿,不长病儿”,母亲一边说着,一边将剩下的水饺夹到我们的碗里,然后和父亲坐下来和我们一起吃饭,督促我们每一样菜都要多吃点仿佛吃得越多,离实现愿望也就越近。

  母亲常说“燕子不进愁门”,就是说在穷困潦倒、愁容满面的人家,是没有燕子。可是我们家的燕子总是络绎不绝,大大小小的燕子窝挂满了房檐,即便是在家里最困难的那几年——姐姐上大学,我和弟弟同时上高中,再后来我和弟弟同时上大学,父亲下岗。我常想,在家里条件也如此困难,而周围的父母都纷纷让孩子辍学打工的情况下,是什么支撑着父母艰难地供我们三个完成学业?透过母亲的年夜饭,我明白了,是对新生活年复一年的满怀希望和憧憬,支撑着他们渡过难关,迎来幸福。

  如今,我也已为人母,对母亲的年夜饭的怀念之余,也开始思考如何将其传承。传承母亲的味道,更是传承克服困难的勇气和决心,传承必胜的坚定信念。



打印此页】【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