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税收宣传 > 地税文化
 
 
我们的节日--春节 莱阳地税于秀建《记忆中的年味》

2017-07-07 12:19:43 字体:【

 记 忆 中 的 年 味

  ——童年中过年的乐趣在于不知不觉却回味无穷

  2017年的春节,我携妻带女回到农村老家。除夕夜,聆听着窗外连绵不断的鞭炮声,我深有感触地说了一句:“这个时候才感觉到过年的味道!”女儿却回了我一句:“放鞭有什么年味?这鞭炮声能响一整夜,让人都睡不好觉!”女儿的话让我的心中一震,是啊,年年过年,可为什么现在人们普遍感觉年味越来越淡,我们过年的乐趣都哪里去了呢?记忆的片断开始不停地在脑海中闪动,最后在童年凝住不动了。原来在我内心深处,带童真的春节是最快乐的!

    小伙伴们的聚餐

  过了腊八节,大人们就开始着手准备年货,小伙伴们也开始往一起凑。不知是谁的提议:“从今天开始,谁家里做了好吃的,谁就负责从家中偷拿一点,大家一起吃!”谁也不反对,纷纷赞成。于是每天下午成为聚餐时间,小伙伴们将自己从家中偷拿的好吃的一一摆放在干净的石板上。年长的负责分配,每个人都盯着自己面前的,生怕自己的分少了。终于分完了,等不及有人下令,大家已开始吃起来,遇到自己不喜欢的,找旁边的人换一换,幸福与快乐洋溢在每个小伙伴的脸上,洋溢在每个下午。

    放鞭的乐趣

  等到了小年,就开始天天放鞭了。小伙伴们使出浑身解数,缠着大人给自己买鞭:大鞭和小鞭,炮仗和二踢脚,摔鞭和擦鞭、、、、、、,各种各样。放的花样也特别多:有的喜欢用鞭炸冰眼,3个或5个人一堆,蹲在村中小河的冰面上放鞭,比一比谁炸的冰眼大。有的喜欢用鞭吓唬动物,鸡、鸭、鹅、狗、牛、、、、、、,凡是村子里一眼能看到的动物,都逃脱不了,纷纷被鞭炮的响声吓得到处乱跑。有的喜欢比一比谁的鞭放得响,你放一个,我跟着放一个,能分出结果的,接着再放。有时却分不出谁放的鞭更响,就争论不休,谁也不服谁;有时生气了,谁也不理谁,暗自较劲,各放各的鞭,却忍不住不时地偷看对方,直到相视一笑又和好如初,时间却不知不觉过去,转眼已是天黑,于是相约明日再比,各自回家。

  送光荣榜的日子

  腊月二十八日,是村里送光荣榜的日子。一大清早,村里的大喇叭就开始放歌。到了八点,开始召集人员,所有党员干部、教师和学生要求到村委大院集合,由村干部宣布送光荣榜的通知。宣读完毕,锣鼓队开头,大人们领着孩子排好队,挨家挨户给军人家庭、道德模范家庭、五好家庭送光荣匾。每到一户,主人家高高兴兴地出来迎接,拿出钉子和锤头,领队亲自将光荣匾钉在主人家门口显眼的地方,然后敲起锣鼓,拉起队伍,直奔下一家。一路上,大人们互相说着知心话,小孩子们却在不停地相互闹腾着,一片热闹景象。

    大年初一的比赛

  终于到了大年初一,小伙伴们兴高采烈地穿好新衣,跟着大人们挨家挨户拜年。礼节性问完“过年好”,孩子们的眼睛就开始盯着主人家的糖盒;主人家心照不宣,拿起糖盒让孩子抓。一开始还不好意思多拿,先拿2、3块,待主人家说:“多拿几块!多拿几块!”!于是不再犹豫,直接抓起一把放入口袋,抬头看看大人,见都没有反对,又悄悄地站在大人旁;等大人们说完话,互相道别,已箭一般地飞窜出去,直奔下一家。等所有应拜年的人家都一一拜完,大人们说一声:“玩去吧!”小伙伴们直奔约好的地点,焦急地等待人数凑齐,于是每个人将口袋中的糖拿出来,看看谁的糖最多,谁的糖最好。而被评为第一名的,那自豪和骄傲,比考试得了第一名还带劲。

    灯碗的秘密

  大年初二,是送神的日子。按照家乡风俗,各家大门口的每个门蹲都要放一只灯碗作为送神灯。到了晚上,家家户户点起送神灯,煞是好看。灯碗一般由豆面做成,先用生面做成各种灯的样子,煮熟后再放入灯芯,晚上点灯时,再加上花生油。为了防止小孩子去偷拿,大人们都吓唬家里的小孩:“不许动灯碗,谁家的灯碗没有了,神就要把谁家的小孩抓走!”于是,小伙伴们都不敢动自己家的灯碗;但是,有几个胆大的,计上心来,天黑后偷偷跑到别人家门口,趁着无人拿起灯碗就跑回自己家。第二天一大早没敢出门,到了半响午,实在憋不住了,出门一打听,谁家的小孩也没被抓走,才知受骗了。

    元宵节的狂欢

  转眼到了元宵节,大人们的年味已基本淡化,已开始忙着准备春耕了,唯有小孩子们还有最后的期待,那就是元宵节的烟花。放鞭的乐趣在于听响,白天晚上都无所谓,而唯有烟花是属于夜晚的。元宵节的晚上,村里的大人小孩、老人妇女都出来了,围着村委大院的广场站着;各家都把自己家买的烟花拿出来,你放一个,我放一个,其他人望着天空中盛开的烟花,欣赏着、评论着谁家放的好看。而这时,最快乐的要数小孩子们了,不分男孩女孩,手里都拿着一个袋子,装着自己心爱的各种烟花:男孩一般喜欢小飞机、小坦克等玩具型的;女孩们偏爱小蝴蝶、小鸟等动物型的。放烟花的乐趣也各有不同:有的拿着已点燃正冒着花的烟花在人群中穿梭,你追我赶,喜欢的就是这股热闹;有的骄傲地放着唯独自己才有的稀有烟花,喜欢的是别人羡慕的眼神;有的喜欢与平时相好的小伙伴聚在一起扎堆放烟花,喜欢的是这种不分你我共同分享的快乐。

  年味回想完了,心中却依旧怅然若失。“爸爸!”女儿的喊声把我从思绪中吵醒,“爷爷叫你赶紧去放鞭,放完鞭就可以吃钱饺子啦!”望着女儿兴奋的表情,我怅然的心豁然开朗:其实,年味一代一代的仍在传承,只不过是在这传承中有变化而已;不同的时代有不同的年味,我们不能追求一成不变,但只要这传承在,中华民族的魂就在。想到这,我急忙走出去,投入到这过年的亿万大军中去。



打印此页】【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