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税收宣传 > 地税文化
 
 
我们的节日---春节 招远地税局 王书京《由““ying””而思》

2017-09-07 09:51:51 字体:【

   由““ying””而思

招远地税局   王书京

  猴年腊月三十天气出奇的好,前几天被国人诟病的雾霾取而代之的是蓝天白云艳阳高照。来到父母家已将近九点,父母早就等着了,让我赶紧把”ying”请出来。

  “ying”是我的家乡叫法,其实就是宗谱,一般年三十上午择时挂在正屋中堂北墙上,下方是一张供桌,摆放香炉、烛台、酒樽等祭器和鸡、鱼、猪及果蔬等供品,门前放上挂马桩(就是一根木棍)。挂”ying”之前,先要把本年去世的族人名讳按辈分亲疏填写在恰当的位置,以便享受香火祭物。这一步骤马虎不得,如果漏填了哪位,初一拜年的时候被本家发现,便会闹得不愉快,大正月的让人挑出毛病不但没面子,以后会被当作一件罪状经常提及。确认”ying”上去世族人都在位后, 挂”ying”之前,先在中堂的北墙上挂上画着兰荷菊梅四扇屏,这叫”ying”屏,如果是第一次会很麻烦,位置不能高不能低不能左也不能右,所以位置一旦固定墙上的钉子一般不会在动,下年挂的时候就方便多了。”ying”挂停当后,便开始在供桌上摆放祭物品,这些事一般由女主人负责。”ying”正中下方摆的是一碗米饭,这碗米饭叫“圣饭”,这碗饭形状特殊,先用两个碗(其中一个碗要用凉水浸一下)一个碗盛上米饭并压平压实,另一个碗用凉水浸过后再装上米饭压平压实,然后把浸过水的那碗倒扣在第一个碗上,轻松的取下浸过水的碗,圆圆的米丘立刻形成,这就是供奉的“圣饭”。米饭上面再摆放染成红色的粉丝、绿色的菠菜、几片猪肉,再插上五双红色筷子。圣饭的两旁摆放果蔬点心糖果四碟,饭的前面摆放鸡猪鱼三牲,鸡是公鸡,头要直立,鱼要带鳞的鱼,猪头要带鼻子耳朵。再前一排中间是香炉,两边是烛台,右手边放一酒樽或酒盅。“ying”屏的两边还分别摆放含有寓意的年糕和桃枝(竹枝),饭、鸡、香炉要在供桌的正中成一线,两边的祭物品也要对称。摆放停当后,便开始请去世的族人“回家过年”。话说三里不同风十里不同俗,我们老家通过焚香烧纸“请回”去世族人,招远其他地方下午专门到坟地请老家“回家过年”叫送吊子。隔着袅袅的香烟,望着”ying”上一排排名讳,我想起了关于”ying”的几个传说。

  祖宗老家在哪里

  我从小就听爷爷父亲讲,我们王姓这支先是从四川省迁到天津杨柳青,明洪武四年再迁到现招远市金岭镇的官庄村,老祖讳成,我们家宗谱祖先五世讳汤臣行四,迁到现在我出生的地方荆王家村应是十世以后的事。听长辈讲,我们村开始有一本族谱,记录王姓先人及子孙后代的分布情况,文革破四旧,保存族谱的那家人因为害怕给烧了,直到八十年代中期,同宗的王姓重修族谱,家里又请了一本,其中清道光年间的重修族谱说明中,就有“我王氏系出四川,后籍天津杨柳青,自明洪武四年迁招,占据官庄村”之言,并没有山西洪洞大槐树记录。

  盗”ying”之说

  我们这支王姓后代近的居住在招远、掖县、黄县、莱西、平度,最远的分布到东北三省。从一世老祖迁到招远,到我这一辈排行二十一世,同村在世的、辈分最高的族人为十八世,本次新修的族谱中记录到开枝散叶最快族人,已排到二十四世。按照过去的习惯,过年晚辈要先给长辈拜年,同村的好说,要是远了,就不方便了。于是我们这里便有这样的传说:说某姓兄弟俩分居两地,作为弟弟的一家人(小份)要到哥哥家(大份)给老祖拜年,年长日久,弟兄之间便不和谐了,“小份”的去“大份”家拜年总落不是,去早了,“大份”不开门,“小份”家就在外面挨冻;去晚了,要受责骂,要先跪在门口向老祖宗请罪。老二家就觉得很窝火,就开始想办法。为啥老二家要去老大家拜年,原因是老二家迁出老家时,没有”ying”,无法祭奠祖先。老二家想到了如下的办法:再到拜年时,趁老大家不注意,派一个懂文墨的人躲到供桌下面(供桌上铺有遮挡用的桌布),其他人看”ying”,并读出声来,依次说:几世xxx,几世xxx,里面的就记录,就这样连读了几年,直到有一年,老大家再也等不来老二家来拜年了,于是上门兴师问罪,到了老二家,发现老二家也挂上了”ying”,问罪是不成了,反而要向祖宗叩首。自此老二家再不用因为拜年到老大家受罪了。

  女婿不能“见”祖宗面

  招远的风俗是初三女婿拜丈母娘,这一天一大早岳父家便会把”ying”早早收起来放好,只留下供桌及供品。小时候我便对此事产生疑问,问及此事大人说:“让外人看到不好。”到底是如何不好没人能说清楚,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向好多人请教,得到这样的答案:一个是祖宗回家过年总是要回去,初三便是返程的日子;二是清朝初期,反清复明活动一直未停息,为了巩固政权,清朝统治者对造反者采取株连九族的政策,女婿作为外人,如果看了”ying”,就知道了家族的情况,万一有个风吹草动,再遇到个不靠谱的女婿告密邀功,族人便不稳当了,所以不能让女婿看到宗谱。

  外面的鞭炮声打断了我的回忆,父母已开始忙碌其他的事情。见时间还早,我便到了外边溜达一会,看到左邻右舍门两旁已贴上了春联,有的门前还挂上了红灯笼;路上车辆行人稀少,阵风吹过,闻到了鞭炮燃放后的硝硫味,突然想起了鲁迅先生《祝福》中的那句“震耳的大音还没有息,空气里已经散漫了幽微的火药香”话,也许这就是人们所说的年味吧,历经沧桑,这种味道已经渗透到我们国人的骨子里,无论身处何地到了这个日子就会让你难以释怀,让你心动、激动、冲动、感动,这就是春节,我们永远的节日!



打印此页】【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