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税收宣传 > 地税文化
 
 
我们的节日---春节 莱州市地税局 王淑娟《年画年味》

2017-09-07 09:53:15 字体:【

年画年味

莱州市地税局王淑娟

  我和老公去逛夜市,夜市是在城乡交界的地儿上。要过春节了,买年货和卖年货的都格外地忙碌起来。在凛冽的寒风中,有卖年画的小摊在招揽生意。我望着那些或明星或神话或风景的印刷精美的年画,油然感到了一股浓浓的年味儿。我想起了父亲,想起了每年都要买年画贴年画的父亲,想起了贴着年画的老屋……

  在我的家乡,过年贴年画是迎新春的一项重要的活动。父亲贴年画的时候都要我帮忙。父亲站在凳子上把年画在墙上比划着按住后就会问我正不正啊歪不歪呀,我年纪小的时候,每当父亲这样问,我常常是立刻斩钉截铁的说“正”,而父亲总是像没听见一样,先用两个图钉把年画固定住,然后从凳子上下来,自己对着年画瞅来瞅去,我就对着父亲的脸瞅来瞅去,直到父亲笑着点点头。我觉得贴年画真好!等我年纪稍大懂事了的时候才想起,其实父亲总是会将其中的一个图钉拔起再重新固定好。当然,在我长大以后,父亲也仍然会问正不正歪不歪,我就总觉得有点歪,没法不吞吞吐吐,而父亲还仍然像没听见一样,只是不再从凳子上下来自己瞅了。父亲还夸我是精益求精呢。我觉得贴年画真幸福!

  大年三十,中午放了鞭炮,吃过午饭后,就是父亲和我贴年画的时候了。母亲用面粉调好浆糊,我就端着浆糊跟着父亲贴年画。贴完对联,再贴“门神”画,父亲把画反铺在桌子上,用刷子把浆糊涂抹在画背面上,然后小心翼翼地拿起门神画,端端正正地贴在两扇门上,看着两位雄壮威武的门神,念念有词地说:“请两位将军保护我们全家,保佑孩子平安。”父亲买的“门神”画每年都不同,多是古典名著中武艺出众、仗义疏财、精忠报国的英雄好汉。印象最深的是三国时代的赵云和马超、张飞和关羽;唐朝的秦琼和尉迟恭、裴元庆和李元霸。这些武将披袍戴挂,他们或持银枪,或握大刀,或轮金锤,战马对战马,马步应马步,脸对脸,马头对马头朝门里走。父亲说贴“门神”画,是有讲究的,“门神”要面向屋内,不能朝门外走,反贴门神是不祥之兆,这一年中会遇事不顺利的。

  贴完了大门,就是贴房门。东边房住的是父亲和母亲,房门上贴“家庭和谐”画,画上有三代人在一起,欢欢喜喜地坐着,寓意是家庭和谐,团团圆圆。西边是我们孩子的房间,门上贴着一个白胖的小子,大红肚兜,胸前佩戴如意长命锁,手持莲花,抱着一条大红鲤鱼,一幅欢笑可爱的神态,象征着人丁兴旺、年年有余。

  最后贴到堂屋里才是画儿最多的地方。堂屋东西两面墙上都贴,讲究协调对称。有历史故事年画的,如《郭子仪带子上殿》、《凤仪亭》、《杜十娘》、《穆桂英挂帅》等;也有革命故事年画的,如《沙家浜》、《杜鹃山》、《红灯记》等,另外也有象征丰收喜乐,松鹤延年之类的年画。

  在那物质匮乏的年代里,人们买年画买来了愉快的心情,贴年画能贴出过年的气氛来。贴年画前,父亲总要将屋里屋外仔仔细细打扫一番。父亲贴年画的样子很虔诚,好像不是在贴年画,而是在把自己来年的期望和丰收全部贴在那一扇扇的门上,一面面地墙上。贴上年画的屋子,顿时洋溢着新春的气息,流淌着合家团圆的幸福和美满,在火红春联和花花绿绿的年画映衬下,简陋的房里屋外,年的味道立即温馨香甜起来……

  如今父亲不在了。父亲一生含辛茹苦。曾经捧着年画的父亲是那样的虔诚,就像捧着全家人的希望;曾经贴着年画的父亲是那样的小心翼翼,就像呵护着全家人的未来。我带着父亲的期盼进了城里住了楼房,吃饺子已经是家常便饭,新衣服是常常有得穿……也像许许多多住楼房的人家一样,过年不再贴年画。一年又一年,乡村过年的习俗在传承中不断地变迁,传统的贴年画也会随着岁月的流失渐行渐远,终将成为历史的一个片段、一个时代的缩影。但是贴年画所承载的那份对美好生活的渴望和追求却永远留在了我们的心中,只要有了贴年画的那份虔诚和执着,我们的生活就一定会更加美好。

  寒风中的夜市,依旧人来人往忙忙碌碌,四围的空气里满是蓬蓬勃勃的气息:要过年了!



打印此页】【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